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顾清寒沈暮尘 第377章 她断片了

作者:顾清寒沈暮尘字数:2275更新时间:2020-08-06 13:42:54
随机推荐:宁负世界不负你-宫少宠妻太凶猛-闪婚蜜爱:厉少宠妻太霸道-我给女神当赘婿-重生八零:媳妇有点辣-都市之最强狂兵沈清舞陈六合-重生暖婚:薄少的掌心娇宠-林辛言宗景灏-温情霍庭深-烂柯棋缘-

营帐内,夜离兮一身简单干净的白色里衣,准备歇息。

他脸上依旧是温润儒雅的神色,仿佛刚刚一里之外射出利箭的人不是他一般。

就在沈暮尘的利箭离弦的刹那,夜离兮眼底的神色猛的一敛,倏然偏头!

利箭嗖一声钉在他身后的营帐支撑木上,箭头都完全没了进去!

夜离兮微微眯眼,只听几声破空音响起,待他一一避过,三支箭雨就笃笃笃的分别钉在了各处。

夜离兮冷笑一声,对方这是不把他逼出去不肯罢休!

他一闪身出了营帐,一把暗器嗖一声朝沈暮尘所在之处掷去。

沈暮尘冷笑一声,迅疾后退,如一道暗风刮过,两人在黑暗中缠斗了起来!

夜离兮微微眯眼,暗道一声:沈暮尘?

没想到他一个帝王,竟敢亲自出手了!

他冷笑一声,顾清寒果然是沈暮尘的痛点,竟连一点权谋都不夹杂否则,他也不会亲自出手了!

仅仅半盏茶功夫,两人已经过了不下三百招,远处已经有禁卫听到动静赶来!

沈暮尘微微眯眼,手底一转,一把匕首凭空出现,猛的扎进夜离兮的右边胸膛!

猛的一拉,扯出一道长长的血痕!

夜离兮的白衣顿时被染红了,待他回神,原地已经不见了沈暮尘的身影。

他拧紧拳头,也迅速退回自己的帐营去了。

这一场缠斗,只有他和沈暮尘秉承着某种默契进行,无人得知。

“原来沈暮尘的实力就这般么……”

与他不相上下,或者说只稍微略胜一筹。

夜离兮勾唇得知了沈暮尘的实力,真是意外的收获啊……

沈暮尘回到营帐内已经是半夜三更时,他已经换了一身常服,冷然的洗着手。

水盆里氤氲出一片血色,但那不是他的血。

他眼底带着一抹讥诮,若非防止实力暴露,夜离兮今夜已经是一具尸体了。

但多少也扎了一刀,心底的恶气总算消散了一点。

他洗干净后回到床榻上,将顾清寒搂在怀中。

“你倒是睡得沉。”他亲了亲她的额头,闭上眼睡着了。

不多时,顾清寒忽的睁开了眼睛。

她微微皱眉看了一圈,这是……营帐?

他们已经到了茂林狩猎场么?

她小心翼翼的拿开沈暮尘的手坐了起来,一脸的茫然。

不是……她刚刚不是还在马车上的么?

马车上有些闷,沈暮尘还将车帘掀开了。

然后发生了什么,她竟没有一点点的记忆!

幽夜不知道从哪里跳下来,喵了一声。

顾清寒比了个‘嘘’的手势,将幽夜抱了起来。

今天早上发生投毒事件,沈暮尘一直在查,然后紧接着就出发来茂林寒山。

她还一直没来得及问梨娘茂林寒山的情况。

却见只有睿睿钻出来,扶着摇摇晃晃的脑袋:“姐姐,月乌他叛变了!”

“什么?”顾清寒一愣。

睿睿连忙将在茂林寒山所发生的事情一一说了,最后委屈巴巴的说道:“梨姐姐踢了我的头一脚。”

“白哥哥更过分,拿我的头当暗器踢。”

顾清寒:“……”

这也没办法,他们都是鬼魂,能触及的东西也只有魂体。

没有桃木剑、铜钱串之类的东西,只能‘肉’搏,几乎杀不死

除非白子羡把月乌吃了,就像月乌吞掉其他鬼魂一样。

但他是不可能那样做的。

顾清寒眼底蒙上了一层寒凉,叛变的鬼,她绝对不会再留着!

她眯眼看了沈暮尘一眼,悄然向外面走去。

景钦正依靠在树枝之上,默然灌了一口酒,突然见顾清寒走了出来。

半夜三更的,她想干什么?

景钦饶有兴趣的盯着顾清寒。

顾清寒以手为笔、朱砂为墨,迅速画了一个鬼符,正要写下月乌的生辰八字,幽夜忽然转头盯着某一棵树。

睿睿道:“姐姐,有人。”

顾清寒微微皱眉,手下的鬼符收不住,就在要写月乌姓名的时候,她手指一转,写下了江染滢的名字!

不到半盏茶,江染滢出现在原地……

“你召我?”她问道。

这些日子她有些心不在焉,在去投胎和继续在人间呆着决定间摇摆迟疑。

顾清寒微微勾唇,故意说道:“江染滢,我知道你心情不好,带你出来散散心。”

听到‘江染滢’三个字,景钦猛的坐了起来!

江染滢奇怪不已,今天的顾清寒怎么这么正经,还叫了她全名?

不一直是‘小染染’‘小情人’的喊着么。

她道:“我生前在此没留下过脚印,也无法散心呀……”

只能跟在顾清寒身边,而顾清寒耳边必定有沈暮尘,她还不如在她的河底呆着呢!

顾清寒拿出一枚养鬼符,说道:“你生前没来过这里,的确无法走动,但是有了这枚鬼符就可以了。”

她一边说着,一边将鬼符挂在幽夜脖子上,压低声音说道:“幽夜乖,等会时机合适,把鬼符给景钦。”

幽夜眯了眯眼。

江染滢一脸糊涂:“你叫我来究竟是要干什么呀?是要查什么情报吗?趁着天没亮……”

顾清寒将她推往鬼符:“什么都没有,小染染,你是我朋友,不是手下,我也希望你会开心一些。”

她说这话的时候神色终于认真了些,江染滢默然无语,只好附在鬼符上面,随着幽夜走了。

幽夜几个跳跃,从景钦所在的树下走过,脚步轻盈的朝狩猎场里面走去。

景钦忍了忍,忍不住了。

他暗道一声:抱歉了!主子和心上人,他选择后者!

景钦闪身下树,悄无声息的跟在幽夜身后。

顾清寒微微勾唇,她就知道是这样。

她将附身着睿睿的鬼符随手揣进怀里,准备召月乌……

另一边,幽夜走了一段距离之后突然停下,端坐在原地盯着身后的黑暗。

江染滢道:“幽夜,怎么了?”

她随着它实现看去,除了一片黑暗什么都没有。

“喵……”幽夜低沉的唤了一声。

江染滢心底突然有些不安,慌道:“幽夜,走吧!”

幽夜依旧盯着身后的黑暗,一动不动。

江染滢正着急的时候,只听一个她心心念念的熟悉声音响起:“你这小猫咪……很是敏锐啊!”

他走到幽夜面前蹲了下来,摸了摸黑猫的脑袋,眼神却是盯着那枚鬼符。

幽夜猛的一窜,跑开了,鬼符却掉在地上……

景钦伸手,捡起了鬼符!

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