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轮回乐园 第四十四章:卑劣的贪婪

作者:那一只蚊子字数:3703更新时间:2020-07-16 07:57:28
随机推荐:重生八零:媳妇有点辣-都市之最强狂兵沈清舞陈六合-重生暖婚:薄少的掌心娇宠-闪婚蜜爱:厉少宠妻太霸道-极品宝戒-烂柯棋缘-一婚二宠,神秘总裁的蜜恋情人-替嫁甜妻带球跑舒嫤盛忞轩-六合奇闻录-凤凰策之毒妻难谋-

苏晓眼前的画面接连闪动,月狼的灵魂记忆太庞大,外加月狼死去多年,久远的灵魂记忆变得琐碎,苏晓之选择截取一部分,有关于深渊、阿陀斯家族、泰亚图大帝的一部分。

在月狼的灵魂记忆中,阿陀斯家族、泰亚图大帝等既是记忆尤深,又显的微不足道。

苏晓眼前的景象化为第一视角,这是月狼当初所看到的景象。

冰原上,飞雪漫天,一队行人从飞雪中走来,为首的人衣着华贵,下巴处蓄有小胡子,那双眸子很锐利,宛如猎鹰般。

“伟大的存在,我是阿陀斯·拜肯,来此拜访。”

为首之人,也就是阿陀斯·拜肯单膝跪地,手按在胸前,低头表示尊敬。

“人类,这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,回去吧,我不会参与你们的纷争,把我当做空中之月即好,已过千年,你们无需惧怕我,吾等皆为元素守卫者。”

月狼站在风雪中,它那时狼形态的体型很大,体长足有几十米,站在那里,宛如寒风中的山岳。

“至高的存在,我们是来追寻深渊之孔。”

阿陀斯·拜肯的头颅压到更低,几乎要贴着地面。

“不要去窥探深渊的力量,力量虽无善恶,生灵却有,深渊的力量代表两极的极端,心存善念,它既是光,心生邪恶,它既是暗。”

月狼低头看着阿陀斯·拜肯等人,像是叹息了一声,它知道,这些人不会轻易放弃。

“深渊的力量,在这世上的某处受到了污浊,污浊中心诞生之物,就是你们所知的厄运物,这是不幸的开端,你想看到自己所在的世界崩为尘粒吗。”

月狼说话间,月光在它上方汇聚,构成一副画面,数之不清的生灵在哀嚎,大地在崩溃,天空被黑暗吞没,一副末日与绝望之景。

“你们能达到的极限,还不足以窥视深渊,一代代繁衍下去,不是很幸运的事吗,何苦去追寻你们无法掌控之物,这个世界的超凡,足矣你们探索万万年,没什么比文明更绚丽,珍惜现在的一切,如果在某天,有恶神之存在降临,我会庇护你们,即便战亡于此界,也在所不惜,这是我与盟友定下的誓约。”

月狼的声音随着寒风飘散,周边的温度更加寒冷,阿陀斯·拜肯等人喊了些什么,月狼未理会,阿陀斯·拜肯等人只能退走。

灵魂记忆模糊了片刻,又有人来极南寒地,此人身材魁梧,头戴铁黑色王冠,坐在由几千名奴隶拉的钢铁马车上。

钢铁马车停下,一名名奴隶跪伏在雪地上,马车上的王者大步走下,最终,他停步在呼啸的风雪中。

犹豫了良久,此人摘下头上的王冠,作势要单膝跪地。

“你乃人族之王者,乃文明之建创者,无需跪扶于我,人族王者,你来找我,何事。”

月狼停步在前方的风雪中,庞大的身躯若隐若现,很是威武。

“至高的存在,我是泰亚图·奥蒂,泰亚图文明的统治者。”

泰亚图大帝略低下头,表示对月狼的敬意。

“你也是来追寻深渊之孔?”

“当然不,深渊之孔只会带来灾祸。”

“那你来此,又有何事?”

“至高的存在,我是来探访。”

泰亚图大帝说话间挥了下手,一名名奴隶抬着礼品走进风雪中。

月狼眯起眸子,它并不在意这些礼品,而且这个世界的人类,来此探访的太频繁,自从深渊之孔出现在这个世界,它一直在镇压,轻易不能离开极南寒地。

泰亚图大帝的拜访,对月狼而言,只是漫长守望中的小插曲,它并未在意,可在某一天,一颗陨石划破天际。

这让月狼感觉到强烈的不祥,哪怕是它,也要拼上一切,才能对抗这不祥。

当月狼抵达天外陨石的落点时,那颗陨石已被运走,当时的月狼有两种选择,1.无视极南的深渊之孔,去寻找这颗陨石,这样的话,用不了多久,深渊之孔将会形成吞噬一切的黑洞漩涡,以这点为中心,将这个世界搅碎。

2.返回极南寒地,继续去镇压深渊之孔,根据它的估测,再过几百年,深渊之孔会逐渐消失。

这个世界,对月狼而言有特殊意义,正是在此地,月狼一族与来猎古神的灭法者相遇,双方都是来找那古神,外加互相看着还算顺眼,就一同行动,这才有了之后的盟约。

灭法时代已终结,月狼一族也只剩它自己,它不想看到这里崩灭。

它选择了折中的方法,本体回去镇压深渊之孔,分身去寻找那颗陨石,结果为,它的分身找到了那陨石,可里面的东西却不见了。

后续几天的寻找中,月狼没找到陨石内藏匿的东西,一切线索,都被某方势力以残忍的手段断绝。

月狼当时的推测为,陨石内藏匿的东西,不是在南大陆的众多王国手中,就是被阿陀斯家族掌握,又或是被另外一片大陆的统治者,泰亚图大帝所得。

请不要认为月狼是好脾气,陨石内藏匿的东西,让月狼感觉到危险,他找上了众王国的代表、阿陀斯家族的族长,以及泰亚图大帝,询问那不祥之物的去向。

结果为,没人承认,月狼没说什么,分身回到了极南寒地,在那之后,它的本体在付出一定代价的情况下,成功彻底压制深渊之孔,时间大概能维持半个月。

对于月狼而言,半个月足够了,既然交涉无效,那它就灭掉众王国、阿陀斯家族、以及泰亚图文明的掌权者们,这些掌权者死后,新一批的掌权者会出现,碍于之前的权力覆灭,新一批的掌权者们为保住自身,势必会交出那不祥之物。

月狼还未动身,它最担心的事就发生,数之不清的线虫蜂拥而来,这些线虫吸收了飘逸在这个世界内,还未被世界吸收的深渊之力,对月狼展开了围攻。

那些线虫有一个主体,最终,月狼踩死了那线虫的主体,这就是随着陨石降临的不祥之物。

这东西的由来,月狼猜出了大概,极有可能是某个世界内,有人滥用深渊之力,最终引发了恶果,让这线虫的主体吸收到大量深渊之力,然后以恐怖的速度繁殖。

在这线虫的本体来这个世界前,已吞噬掉众多世界的所有生灵,才成长到这种程度,这东西是被深渊之力引来的,这东西的难缠程度,几乎达到中高位虚空异存在的程度。

如果是在以往,月狼只需求援,就会有灭法者来此,除掉这线虫主体后,并杀光一切谋划此事者,可惜,那时灭法时代已经终结。

最终。月狼解决掉这不祥之物,可它受伤太重,几乎到了濒死的程度,外加长时间镇压深渊之孔,此时深渊之孔带来了反噬。

就是在这种情况下,泰亚图大帝带人袭来,以人海战术围攻了月狼几年后,原本就身受重伤的月狼战死于此。

在那之后,泰亚图大帝带走了月狼用于封禁深渊之孔的那一大块坚冰,以及里面的深渊之孔,实际上,当初就是泰亚图大帝,命人取走了陨石内的不祥之物,也就是那线虫的主体,并以子民喂养,目的是对付月狼。

泰亚图大帝无法忍受一个他不能对抗的外族,生活在这个世界的某处,这让他每一刻都锋芒在背,他担心自己以暴政夺来的权柄,会引起那强大存在的反感,从而灭杀他。

这是典型的亏心事做多了,在泰亚图大帝看来,月狼的存在,是不可控的危险。

名义上,泰亚图大帝是为了铲除不可控的存在,实际上,他就是在渴望深渊之孔,那是难以想象的力量,有了这力量,所有生灵都将跪扶在他脚下。

理想很丰满,但在月狼死后,恶果来了,泰亚图大帝无法掌控深渊之孔,他的帝国在几天内分崩离析,子民变的野蛮、嗜血、暴虐,他自己则永远不敢站在月光下,那是难以想象的折磨,月光在唾弃他,似乎将他的每一根血管扯出,头盖骨掀开,灵魂扭曲,皮肤一条条撕下。

当初曾与泰亚图大帝合作的阿陀斯家族,也品尝到了恶果,他们家族所有直系血脉所降生的婴孩,都是半人半狼的死婴,无论他们用任何方式挽救,都无法弥补这一恶果。

阿陀斯家族跪下了,他们以最卑微的姿态来到极南寒地,立下一块块石碑,他们甚至尝试过复活月狼,但一切都是徒劳。

没过多少年,阿陀斯家族即将绝种,最后一名家族成员,耗尽家财,组建了神圣骑士团,希望神圣骑士团能继承月狼的意志,守卫这个世界,去清理厄运物,也就是现在的危险物。

就算如此,神圣骑士团也是厄运连连,经历了内部分裂、内战,以及过半的人员叛逃等。

直到后来,神圣骑士团分裂为第三研究所与永夜教会,依然在承担当年的恶果。

又过了多年,第三研究所更名为收容机构,永夜教会更名为日蚀组织,经历多次的掌权者更替,才彻底摆脱来自于神圣骑士团的厄运。

到了现今,收容机构与日蚀组织经历了多个时代的变迁,与阿陀斯家族已无瓜葛,日蚀组织这个称呼,本身就是对月狼的崇拜,日蚀后,就仅剩月亮的存在。

如果这个世界内出现古神,收容机构与日蚀组织,一定是挡在最前面的那个,宛如当初的月狼。

阿陀斯家族是跪下了,想了各种弥补方式,依然灭种,至于泰亚图大帝,他最初也有些后悔,但事情已经到了这种程度,他干脆一不做二不休,将一块石碑立在极南寒地,以振他作为泰亚图文明独裁者的威严。

泰亚图大帝看似风光,实则为了稳定深渊之孔,他让泰亚图文明所在的整片大陆,都陷入贫瘠,完全了解深渊之孔是什么后,他才发自内心的后悔,但他从未表现出来,在历史的记载中,关于泰亚图大帝的一切事迹,都是正确的,他是击败恶狼,镇守可毁灭世界之物的帝王。

毕竟,谁都不会让自己曾做过的蠢事外传出去,明知是错的,也要死口咬住。

更让人不寒而栗的是,时至今日,那线虫死后留下的子体,依然存在于泰亚图文明所在的大陆上,寄存在那里的每个生灵体内。

苏晓的手依然按在月光剑的剑柄末端,他睁开眸子,情况基本已经了解,眼下的泰亚图大帝,很可能还没死,毕竟,对方吸收了深渊之力。

深渊之孔就在泰亚图大帝那,对苏晓而言,情况已是简单明了,去宰了泰亚图大帝。

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