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江年周亦白 第291章 这个婚,不能结

作者:榴芒字数:5637更新时间:2020-07-16 07:57:26
随机推荐:重生八零:媳妇有点辣-都市之最强狂兵沈清舞陈六合-重生暖婚:薄少的掌心娇宠-闪婚蜜爱:厉少宠妻太霸道-极品宝戒-烂柯棋缘-一婚二宠,神秘总裁的蜜恋情人-替嫁甜妻带球跑舒嫤盛忞轩-六合奇闻录-凤凰策之毒妻难谋-

视讯会议结束,唐衍之离开江洲大厦,部署接下来的行动,张灵自然就留在了江洲大厦,就住在了125楼。

"你一定要自己非常小心谨慎,有什么事情,第一时间联系我。"离开之前,唐衍之单手握着张灵的肩膀,沉声叮嘱她。

虽然,他会竭尽全力地确保她的安全,但是,接下来的日子里,谁又能料定会发生什么事情呢!

看着他,张灵咧开嘴一笑,"放心,我呆在这里,暂时很安全,等你们部署好了一切,我再开始行动。"

"一切听我的,不许你有任何的擅自行动。"沉沉地,唐衍之又命令道。

"是,首!长。"张灵点头,然后,对着唐衍之,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,那姿势,简直就是飒爽无比。

"嗯。"唐衍之看着她,点头。这才登上直升机,离开。

等唐衍之离开后,张灵和江年他们一起,回了公寓。

这段时间,张灵会和江年住在一起,在有必要的时候,易容成江年的样子替代她,其它的时候,她就是江年的贴身保镖。

就在江年的公寓里,给张灵单独准备了一个房间,江年跟她介绍了英姐和容姐,笑着道,"需要什么,你随时开口,跟我说或者跟英姐容姐说都是一样的,她们会立刻帮你准备。"

"好,我知道。"张灵笑着点头,"你不用太在意我,在没必须的时候,完全可以把我当成空气。"

江年笑,"你可是来救我的命的,我怎么可能把你当空气。"

说着,江年过去,抱了抱她,由衷道,"张灵,真的谢谢你。"

"江总,这是我的使命跟职责,你千万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。"看着江年,张灵从容纯净。

江年抿着唇角,点了点头,"以后别老是叫我江总了,叫我江年就好,我听着更舒服。"

"好。"张灵笑着点头,"那我就不那讲究了,直接叫你江年。"

"嗯。"江年笑,两个人又聊了几句,然后,江年去了书房,忙工作,周亦白则一直在陪着小卿。

公寓不比办公室,安全性相对更高。况且,警?方和唐衍之已经做了部署,派了足够的力量来保护他们,而且又有阿成在,外人绝对不可能上得了大厦的125楼,所以,现在,江年完全不用担心自己的安全问题,一切和平常一样,并没有任何的异常。

周亦白看着小卿睡着之后,泡了杯牛奶,端了进书房,给江年。

"怕吗?"放下牛奶,周亦白坐在书桌上,低头去亲吻一下江年的眉心,轻拧着狭长的好看眉峰问道。

江年扑过去,抱住他,小脸贴进他的怀里,摇了摇头道,"只要你和小卿都好好的,我就什么都不怕。"

既然歹徒的目标是江年,就不排除歹徒抓了和江年有关的亲人来威胁她,所以,江年和周亦白已经让人做了足够的安排,确保周柏生和陆静姝,还有孙如英他们的安全,不至于被歹徒抓了,威胁到江年。

"嗯。"周亦白点头。也抱紧了她,"我和小卿,一定会一直在你的身边,永远都不会离开你,我们一家,永远不会分开的。"

"嗯。"

.......

"妈,我好难受。"

某酒店的总统套房里,李宛宛从外面回来,洗了澡,正打算要休息的时候,却忽然觉得浑身难受,整个人仿佛被放在了火上炙烤一般,浑身发烫。

"宛宛,你这是怎么啦?"看着李宛宛那红的不正常的脸色,李夫人赶紧这去,去探她额头的温度。

不探不知道,一探吓一跳。

"哎呀,宛宛,你在发高烧。"李宛宛额头的温度,高的要命,李夫人二话不说,拿了件外衣衣来替她披上便道,"不行,我们得赶紧去医院,这烧久了,不止你会出事,肚子里的孩子也会出问题。"

"好。"李宛宛浑身发酸发软,就任由李夫人扶着,一起去医院。

来到医院,医生拿了体温计给她一量,高烧到快40度,但知道她怀了孩子,也不敢随便给她吃药,只能先让她物理降温,然后,抽血检查,确定了病因之后,再对症下药。

不过,李宛宛的血被抽走之后,却并没有送去检查室,而是被另外的人拿走,当即送去了亲子鉴定中心。

同时送去鉴定中心的样本,除了李宛宛的血液之外,还有沈听南和夏祁枫的样子。

李宛宛躺要医院的VIP病房的病床上,李夫人焦虑地陪着她,等待着检查的结果,不过,过了大约半个小时后,结果还没有出来,李宛宛身上的高烧,便自行退了下去,然后,她躺在床上,美美地睡着了,等护士再来给她量体温的时候,一切正常。完全没有任何发烧的迹象了,李夫人看李宛宛的脸色也完全是正常的。

"宛宛,宛宛!"李宛宛身上的这高烧,来的怪,退的也怪,所以,赶紧的,李夫人去叫醒她。

"妈,怎么啦?"迷迷糊糊地,李宛宛醒来,打着哈欠,无比困倦地问道。

"宛宛,你这怎么回事,刚才高烧到40度,这才过了半个小时,烧就又自己退了,你是不是吃错什么东西了呀?"看着李宛宛,李夫人满脸困惑与担忧,"还有,你那么晚才回酒店,去了哪,真的是一直和听南在一起吗?"

李宛宛摸了摸自己的额头,果然是不烫了,从床上爬了起来,一边下床一边道,"我跟听南一起吃了晚饭,然后有朋友约我,我就又去喝了两杯,也没喝多,就两杯。"

"你呀你!"无奈地,李夫人抬手用力戳了一下她的脑门,"你现在是马上要结婚而且怀了孩子的人了,不能再像以前那样,一门心思地想着玩了,况且怀了孩子,不能喝酒,你不知道呀,要是喝多了,把肚子里的孩子喝出问题来,那怎么办?"

"妈,我知道的,所以我才喝了两杯就回来了,我以后会注意的。"李宛宛撇嘴,抱着李夫人的胳膊撒娇。

现在外界可是没有一个人知道她是因为怀孕才成功逼婚沈听南的,如果让她的那些平常一起玩的姐妹知道她是因为有了孩子,才成功逼婚沈听南的,那她的脸面还要不要啦。

所以,今天有人叫她去喝酒,她才没办法拒绝,喝了两杯。

"那你忽然高烧,又莫名其妙地退了,是不是跟你喝的东西有关系?"看着李宛宛,李夫人细心地问道。

"你是说,他们给我下药?!"说完,李宛宛自己就笑了,"怎么可能,他们几个怎么可能给我下药,而且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嘛。"

"不行,万一你喝的酒里面有问题呢,等让医生再仔细检查一下。"李夫人不放心,立刻就要让人去叫医生。

"妈,不用了,我真的没事了,你看!走吧,回去休息吧,我困死了。"说着,完全不管李夫人,李宛宛径直朝外面走去。

看着她,李夫人无奈一声叹息,只得跟上。

鉴定中心。三份样本被送达之后,鉴定中心的工作人员马不停蹄,连夜进行鉴定工作。

翌日,清晨,两份鉴定结果已经出来,被密封进了两份文件袋里,从鉴定中心送走,送进了江洲大厦里。

江洲大厦里,江年他们一家,还有张灵一起正在吃早餐的时候,阿成敲门进来,把两份鉴定报告送到江年的手上。

江年看到文件袋上的字样,不用问自然知道那是什么,直接便打开看了起来。

鉴定报告上的内容相当的简单。一眼就能看得到结果,看完之后,江年不由笑了笑,然后,把报告拿给身边的周亦白。

周亦白接过,看了一眼,有些无奈地拧了拧好看的狭长眉峰。

张灵坐在一旁,和她无关的事情,她一律都不会过问,只低着头,默默地吃着自己的早餐。

"爸爸,妈妈,这是什么?"倒是小卿,眨巴着黑亮亮的大眼睛好奇地问道。

"这是和听南叔叔有关的东西。听南叔叔看了,应该会高兴的。"说着,江年抬头吩咐阿成道,"阿成,让人把这两份报告,一份交给沈听南,一份交给夏祁枫。"

"好的,太太。"阿成点头,从周亦白的手上接过报告,然后,恭敬地转身出去。

待阿成走开,周亦白夹了一个小笼包放进她面前的碟子里,看着她无限宠溺地勾了勾道,"你就这么不希望沈听南娶李宛宛么?"

江年看向他,摇了摇头,"不是,娶谁不娶谁,听南自己做主,我只是不希望这么重要的事情,他一直被闷在鼓里而已。"

周亦白看着她,点了点头,"估计这下李宛宛又有得闹了。"

江年扬了扬眉,对李宛宛的事,什么也不再说。

"周先生,周太太,我吃好了,先去易容。"这时,张灵吃完了早餐,站了起来,跟周亦白和江年道。

"嗯,好,辛苦你了。"江年抬头看向她,微笑着点头。

呆会儿,张灵要替她出一趟门,目的,就是吸引那些歹徒的目光,看看能不能有什么新的线索突破。

"应该的。"张灵一笑,转身去由国家级的易容大师给她做易容。

另外一边沈氏集团办公大厦的总裁办公室里,沈听南才到办公室没一会儿,手机便响了起来,一看,是江年打过来的。他赶紧接通了电话。

"阿年,这么早打给我,有事?"直接的,沈听南问道。

"嗯,有两件事。"手机那头,江年站在公寓里书房里,看着落地窗外的空中花园,直接道,"第一件事,有让人送了份鉴定报告给你,等你拿到,看了之后如果有什么想问我的,再打给我;第二件事情,我最近有点麻烦。有人想要了我的命,但这件事情你不用担心,一切已经在解决当中了,我也不会有事,但直到我彻底安全之前,你最后不要来找我,如果在什么地方看到我,最好也装作不认识我,还有,你自己要注意安全,我怕对方查到我和你的关系,会对你不利。"

"阿年,你说什么,谁会要了你的命?"倏尔,沈听南眉头紧拧起,无比担忧地问道。

"听南,你别担心,我会没事的,我亲外公是蓝晋荣,你觉得我会出什么事吗?你只要自己小心,记住我刚才说的就好。"淡淡地,江年叮嘱。

关于她的身世,沈听南是知道的,所以,提到蓝晋荣,沈听南并没有什么诧异,只是紧拧着眉宇沉吟一瞬道,"阿年。我能帮你做些什么吗?"

"你什么都不用做,我最希望的,就是你自己要注意安全,千万别卷进这件事情来。"

"好。"沈听南点头,又有些困惑地问道,"你刚才说的鉴定报告是怎么回事?"

"拿到了鉴定报告,你看了再打电话给我吧。"江年淡淡道。

"好。"又说了几句,沈听南挂断了电话,没一会儿,秘书就说,有人要见他。

估计是江年让人送鉴定报告来了,沈听南立刻让秘书把人给带了进来。

果然是送鉴定报告的,等人出去之后,沈听南看着手上被拆开的鉴定报告。英俊的眉宇困惑地拧了起来,想了想之后,才拿出报告,看了起来。

当一眼看到报告上写着他和李宛宛的名字,可是,鉴定的结果却和上次截然不同的时候,蓦地,他便瞪大了双眼。

只以为自己看错了,盯着手上白纸黑字的鉴定报告,他看了又看,足足看了五遍之后,他才确信,自己没有看错,报告上面居然显示,李宛宛肚子里的孩子,和他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。

--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。

那为什么上次他亲自跑去和李宛宛做鉴定,显示的结果却是李宛宛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?

李宛宛和李家的人会骗他,但他相信,江年绝对不会骗他的。

这一切,到底是怎么回事,为什么两次测出来的结果,会截然不同?!为什么江年又会为他去做一次亲子鉴定,江年是不是知道什么?

想到这,赶紧的,沈听南又拨通了江年的电话。

"报告看到了?"电话接通,江年率先开口。

"嗯,阿年,到底怎么回事?"无比急切地。激动地,沈听南问道,"难道,我被李宛宛和李家的人给耍了?"

"李江雄应该不至于耍你,他应该是跟你一样,被李宛宛给骗了。"江年猜测道。

以李江雄的为人还有他在商界的威望,如果知道李宛宛肚子里的孩子是夏祁枫而非沈听南的,不可能用这种卑劣的手段来逼婚沈听南。

"李宛宛骗了我们?!"沈听南无比惊讶,"阿年,李宛宛肚子里的孩子,到底是谁的?"

"夏祁枫的。"这个时候,江年自然不会再隐瞒什么,直接给了沈听南答案。

"什么?!"沈听南震惊,简直震惊到无以复加。

"亦白也拿到了夏祁枫的DNA样本。和李宛宛的血样一起同时做了鉴定,鉴定结果显示,孩子是夏祁枫的。"听出沈听南的震惊,江年淡淡将事实告诉他。

"阿年,你......."沈听南仍旧震惊到不行,"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李宛宛和夏祁枫的事了?"

难怪,那天在餐厅遇到夏祁枫,夏祁枫和李宛的情绪都有点不太对劲,但当时,他并没有多想。

"嗯,是呀,大概两个多月前,我在瑞吉酒店分别遇到过他们俩,后来让人去调查了,李宛宛醉酒,跟夏祁枫睡了一晚上,不过那一晚之后,他们应该还有约在一起过。"说着,江年深吁口气,又道,"听南,对不起,这件事情,原本应该一开始就告诉你,我没料到,反反复复,最后李宛宛居然会以肚子里的孩子来逼婚。"

"李宛宛!"听着江年的话,震惊过后,涌上沈听南心头的,是从未有过的愤怒,"简直欺人太甚!"

"听南,我告诉你一切真相,不是让你冲动,去做错事,我只是不希望你被骗被耍被逼迫,一辈子过的不开心,如果你是真的不想娶李宛宛,那就去找李江雄夫妇把事情说清楚,我会一直站在你身边的。"

"好。"努力的,沈听南压下心头汹涌的怒火,"阿年,谢谢你,我现在就去找他们李家的人。"

"听南,别冲动,跟李江雄好好把事情说清楚。"怕他一时气愤,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,江年又叮嘱道。

"放心,我不会乱来的。"

"好。"

挂断电话,立刻,沈听南便让秘书安排车,直接往李江雄夫妇下榻的酒店而去,去的路上,为了不至于让自己扑个空,沈听南拨通了李江雄的电话。

手机那头,李江雄确实已经离开了酒店,要去参加一项重要的活动。看到沈听南打来的电话,他倒是立刻就接通了。

李江雄对沈听南是寄予厚望,打算在他和李宛宛结婚之后,把他当儿子来培养的。

毕竟,李宛宛不是做生意的料,他百年之后,李氏集团不可能交到李宛宛的手上。

"听南,什么事呀?"电话接通,李江雄格外慈爱地开口。

"李伯父,我现在正在赶往您和李伯母下榻的酒店,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,我要当面跟你们说清楚。"语气非常认真严肃,并且带着一抹抑制不住的气愤的,沈听南沉声道。

李江雄听着他的声音。不由的就皱起了眉头道,"听南,你不会是和宛宛吵架了吧?"

"伯父,这个婚,我不能结。"斩钉截铁地,沈听南道。

"你说什么?!"李江雄震惊,立刻就沉了脸,"听南,你再说一遍。"

"李伯父,和宛宛的这个婚,我不会结,我会给你和李伯母一个真相。"

"什么真相?"李江雄握着手机,气的不行,手都在颤抖。

"李伯父。等见了面,有宛宛在场,你们亲自问她会更好。"话落,沈听南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手机那头,李江雄听着手机里不断传来的"嘟嘟嘟"的盲音,差点气晕过去,怒声命令道,"调头,回酒店。"

.......

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